免費發布信息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RSS | 手機版 | 繁體中文

南非華人網  
 
 

首頁

南非新聞 南非財經 華人新聞 南非概況 南非簽證 南非見聞 南非旅游 非洲新聞 南非留學 南非視頻 生活資訊

便民

南非商機 國內新聞 新聞中心 房屋店鋪 網上商城 同城生活 求職招聘 華人聚會 便民告示 華人論壇 匯率報價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華人新聞 > 華人世界

在南非,我采訪了一名女性野外突擊隊員

時間:2020-04-26 03:27:57  來源:  作者:

原標題:在南非,我采訪了一名女性野外突擊隊員

原創 小游豬 游豬生態

 

專欄

 

「非洲真實故事」邀請非洲本地行業新秀、非洲留學生、在非洲工作的中國人,并且支持他們進行“跨媒體敘事”創作,從而獲得收入增長。

欄目創辦至今,我們通過澎湃新聞、鳳凰網、頭條等不同頻道,已經支持超過70名來自非洲的創作者獲得有尊嚴的收入。歡迎華人推薦身邊非洲內容創作者,歡迎加入成為編譯團隊,請聯系微信ID:zaishi-panan。

本文首發于游豬生態微信平臺

作者|林溪

圖片|林溪

 

我在南非的三周

 

我是一名大三學生,就讀于荷蘭鹿特丹伊拉斯姆斯大學(Erasmus University Rotterdam)。

2019年夏天,經過申請和篩選,我有幸成為我們大學派往南非參加暑期項目的幾名學生之一,項目由南部非洲野生生物學院Southern African Wildlife College (SAWC)組織,主題是:自然環境保護領導力項目Conservation Leadership Program。時間是2019年7月29日到8月16日,為期三周。

 

■ 南部非洲野生生物學院(SAWC)校園。

 

野生生物學院成立于1997年,成立的原因是由于人們越來越意識到環境保護的迫切性和重要性,成立的宗旨是為了提供環保教育和培訓。學院是在幾方合作下成立的,包括:南非世界自然基金會、環保局、國際援助機構、當地社區和個人捐助者。

學生在那里可以選擇下面4個專業方向:

自然資源管理(Natural Resource Management)

保衛野生生物/野外突擊隊員(Wildlife Guardianship/Field Rangers)

社區發展(Community Development)

野外向導(Field Guiding)

我參加的這個夏令營是一個新項目,由鹿特丹大學與野生生物學院合作設計,讓學生在野外工作中學習環保方法。在夏令營期間,我學習到了如何監測水、土壤和天然草場的環境質量。

這短暫的經歷帶給了我不可磨滅的記憶、極大地豐富了我的閱歷和視野。可以書寫的內容太多太多了,那些曾經只在照片上欣賞過的動物、友善的當地人和他/她們的家園、科學家研發的環保手段等。

而這篇文字選擇了一個特別的話題,一個重要的議題,如果沒有此行的經歷,相信我永遠不可能有如此深刻的感悟。

一名24歲的女性突擊隊員

2019年7月31日,我們參加了 “世界突擊隊員日”的集會和慶典。在這一天,大家一起紀念那些在反偷獵行動中犧牲和受傷的突擊隊員,慶祝突擊隊員在保護世界自然資源和文化遺產中所做出的不可或缺的貢獻。

那天上午,很多突擊隊員都發表了演講,他/她們認為,做為人類,理應成為大自然的衛士,保護大自然賦予人類的禮物,與那些破壞大自然的行為做斗爭;他/她們深情表達了對工作的熱愛和責任感;也講述著在荒野中與死亡擦肩而過的經歷……

 

■ 在“世界突擊隊員日”上,突擊隊員們發表演講。

 

我被突擊隊員們的生活和工作深深吸引。并尋找機會結識了其中一位,她是突擊隊中少有的女性成員。布萊舍斯·馬拉帕納(Precious Malapane)今年24歲,出生地在距離學院不遠的一個村子里。

她告訴我:“我最終決定成為突擊隊員,是要為無聲的人和事發聲,并成為保護動物的盾牌。我長大很不容易。媽媽一個人把5個孩子撫養長大,我是家里的老四。媽媽沒有工作,我們依靠政府微薄的救濟艱難度日。我16歲的時候,媽媽生病去世,日子就更加艱難了。我的哥哥們都沒有工作。我在課后和周末尋找掙錢的機會,我去為別人打掃房間和擦玻璃掙一點兒錢,勉強填飽肚子。終于上完了中學,我的成績很好,但是,因為經濟困難,無法繼續求學。”

她接著說道:“2017年,在尋找和查詢出路的過程中,我讀到了野生生物學院的課程介紹,題目是‘自然保護與野外突擊隊員’。我提交了申請,很幸運,我得到了面試的機會,并通過了面試。然后,我們接受了6個月的訓練。這個集訓教育我們如何開展團隊合作、有效溝通和嚴明紀律。這個培訓,為我們在環保前線作戰做好準備。”

 

■ 布萊舍斯·馬拉帕納(Precious Malapane)

 

 

突擊隊員都不是膽小鬼

 

成為野生動物保護區的突擊隊員不是膽小鬼能夠做的事情。突擊隊員就如同戰爭中的戰士,只不過,他/她們的戰場是自然保護區,在那里,有急需保護的自然資源和面臨生存危機的野生動物。

突擊隊員的日常工作是:在自然公園中巡邏、逮捕偷獵者、去除捕獵陷阱、沒收野味和槍支。在非洲,偷獵行為越來越組織化,武器配備也越來越精良。這些偷獵者販賣的東西包括:象牙、犀牛角、動物肉、動物的皮等。突擊隊員的身體素質和精神素質都要經受訓練和考驗,以便成為紀律嚴明的執法利器。

野生生物學院一位經驗豐富的培訓師魯本·德·科克(Ruben de Kock)在一次訪談中說:“21年前,我開始成為培訓師,那個時候,突擊隊員在野外巡邏中遭遇武裝沖突的可能性只有2%;而現在,可能性達到47%-67%。在南非,做這份工作危險程度如此之高,完全出乎人們的預料。”

布萊舍斯給我回顧了當初6個月的訓練:“每天早上5點起床,晨訓1個小時,然后淋浴。7點鐘吃早餐,8點鐘開始上課。12點到13點吃午飯。15點去操場練習隊列。周一到周六上課和訓練,周日休息。剛開始的時候,我覺得太難適應了,是我人生最艱難的一段時間。早上我從來沒有那么早起過,天還很黑就要外出訓練了,上完課還要操練。一個星期下來,我的腿都抬不起來了,我當時都想退出了。但是,我還是依靠我的精神力量鼓勵自己堅持下去。內心深處,我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我最喜歡的訓練是去叢林里,因為我想要戰勝恐懼。現在在工作中,我很享受汗流浹背的感覺,可以成為今天的我,我感到自豪。”

 

■ 布萊舍斯和隊友在操練。

 

布萊舍斯也接受了環保管理的相關培訓,收集不同植物和動物物種的信息,通過識別植物和棲息環境來進行野生生命狀態的監測。他/她們學習如何閱讀和解讀地圖,掌握如何辨別方向,并按照指令到達指定目的地。

突擊隊員培訓的重中之重是有效溝通和團隊合作。每個隊員都要知道自己在團隊中的角色和責任,在巡邏中及時接收和解讀其他隊員和隊長發來的信息。在反擊偷獵行動中,有效溝通和及時反應才能實現團隊的最佳配合。

成為一名突擊隊員并不僅僅意味著在野外開展訓練和工作。他/她們大都來自當地社區,轉而成為教育者,傳播環保理念。突擊隊員經常說,環保的核心是與人打教導,最關鍵的是教育工作。

 

■ 布萊舍斯和隊友在野外就餐。

 

布萊舍斯說:“在6個月的培訓期間,有一個活動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們到一所小學做環保意識的普及宣傳,希望孩子們通過對一些知識的了解進而意識到,傷害動物是錯誤的。這也是我們回饋當地社區的一種方式。教育兒童可以改變世界。孩子們對于環保議題很感興趣。在和孩子們的互動中,我們的指導員可以觀察到學員們是否真正理解了我們在課堂上學習到的知識,也考量我們是否有能力把自己學到的知識有效地傳播給他人。”

 

■ 布萊舍斯和隊友在叢林中。

 

 

獵犬縱隊:追逐偷獵者的尋血獵犬

 

突擊隊員有不同的工作分工。在保護區的步行巡邏分片落實給不同的小分隊,空中監測有助于幫助突擊隊員趕在偷獵者之前采取行動。在有些自然保護公園,包括克魯格國家公園(Kruger National Park),成立了獵犬縱隊,專門用來保護偷獵者最熱衷的對象,比如:犀牛。

有些突擊隊員成為獵犬縱隊的獵犬訓練員,掌握了利用獵犬來追捕偷獵者的技能。

布萊舍斯就是這樣一名獵犬訓練員,她說:“6個月的訓練結束后,學院的獵犬縱隊給我提供了一個一年的實習生職位,有機會讓我成為專業的獵犬訓練員。我非常努力地學習和工作,實習結束后,我成為了正式工作人員。我熱愛我的工作。"

"我每周工作5天,從周一到周五;一個月有一個周末要加班。每天早上5:30開始工作,下午16點下班。我給獵犬喂食,清理犬舍。周一到周五都要帶獵犬去野外,出去之前,我要檢查所有獵犬是否健康。”

夏令營期間,我們被帶到學院的獵犬縱隊參觀。一共有67條大獵犬,這些獵犬從出生就開始接受訓練,6個月大的時候正式開始工作。有不同的品種,數量最多的品種叫尋血獵犬(Blood Hound)。

 

■ 布萊舍斯在訓練獵犬。

 

從事這項工作,需要嗅覺靈,速度快。追捕偷獵者的時候,獵犬被分成小組,一個小組有6條獵犬。先用車把獵犬載到偷獵者留下蹤跡的地方,比如:半個腳印,讓獵犬聞一下,就聞這么一下,獵犬可以追蹤這個味道至少30公里遠;然后,第一批獵犬被裝上車;聞過偷獵者蹤跡氣味的第二批獵犬被車運到30公里遠的地方,接替第一批獵犬再跑30公里,然后再換一批獵犬。

這些獵犬相當厲害,哪怕途經河流、城鎮、村莊、火車道等復雜地帶,還是可以繼續追蹤。一個同學問:“獵犬有沒有可能把味道搞混了?” 馴犬師說:“100%的準確率。" 獵犬可以一直追蹤到門口,把偷獵者抓住。

又一個同學問:“如果獵犬表現很好,是否獎勵給好吃的?”,馴犬師答:“不給物質獎勵。做好事是應該的,是本職工作。它們得到的獎勵是表揚。”獵犬努力工作就是為了完成本職工作,為了讓主人開心,它們很愿意做這個工作。有一次,一頭雌獵犬已經跑了30公里了,該換崗了,把她裝上車,她很生氣,從窗戶跳出去,又跑了10公里。

還有一點很重要,獵犬雖然被分成小組,但是不培養小組長,而是讓每只獵犬都充分發揮積極性和主動性,發揮每只獵犬的特長。比如,有的獵犬,是天生的領導者,會主動招呼和帶領其他獵犬;有的獵犬是天生的護衛者,總是照顧團隊所有人的安全。

在一面墻上,掛著所有獵犬的名牌,寫著名字和生日,下面寫著它們的特點。比如,有一頭老英雄,她是一頭雌性獵犬,她有一個特長,可以聞到小犀牛的味道。當小犀牛看到媽媽被殺害的時候往往會逃跑,這頭獵犬可以聞到小犀牛的味道并找到它們,她已經找到了很多頭犀牛寶寶了。

 

■ 克魯格國家公園(Kruger National Park)

 

 

怎樣才能阻止殺戮?

 

我問布萊舍斯:“你在巡邏中有沒有遇到過意外情況?”

布萊舍斯:“那天,我訓犬累了,就在樹下睡著了,睡得很沉。夢中,我似乎聽到樹干折斷的聲音,但是,我沒有在意。幾分鐘之后,一頭大象朝我走來,我慌了,爬起來就跑。大象被我嚇了一跳,扭頭向相反的方向跑了。”

林溪:“工作中有沒有倍感欣慰的時刻?”

布萊舍斯:“每次我們把一個偷獵嫌疑犯送進監獄之后,我都倍感欣慰,我們會進行慶祝。那些人不理解大自然的美,不理解那份美的內涵。”

林溪:“特別感謝你花時間接受我的訪談,和我分享你的經歷。我很敬佩你的敬業精神。在這份工作中,你不僅建立了與大自然的緊密連接,你也找到了真正的自己。我很慶幸參與了此次夏令營,來到非洲,我被大自然的遼闊和美麗所震撼,我既感受到自己的渺小,也感受到生活在這個世界的幸運,也非常感激這個田野課程讓我更加意識到保衛環境的重要性。”

現實是令人痛心的,我們正在不斷地失去越來越多的物種及其棲息環境。我也因此對突擊隊員充滿敬意,他/她們用生命護衛著正在消失的美。

克魯格國家公園的一位工作人員在一次訪談中說:“我們這些人對這份工作充滿深情,因為我們希望為后代留下遺產,讓我們的孩子們的孩子們仍然可以看到、聽到和聞到那些生命的味道,那些生命是很多人捕殺的對象。失去一頭犀牛就如同失去一個兄弟姐妹,我們與它們在叢林中共生。我向全世界呼吁,加入我們的戰斗,不要再捕殺犀牛啦。”

學院下屬的突擊隊把犀牛保護做為最重要的任務,因為犀牛是消失的最快的物種之一,現在僅剩下3萬多頭了。最后一頭北方白犀牛(是白犀牛的亞種)公牛于2018年死去。在南非,傷害瀕危野生動物屬于犯罪行為,一旦發現,要接受罰款和最多5年的監獄服刑。

為什么對犀牛的偷獵如此猖獗?犀牛角由角蛋白構成,就如同我們的頭發和指甲,可以被制作成精美的裝飾品和擺放物件;更重要的是,人們認為,使用犀牛角磨成的粉可以增強體制、提高男性性能力、緩解疼痛,甚至可以治療癌癥。然而,其實缺乏科學證據來證實上述醫療效果。而且,無論上述說法是否屬實,因為那些理由就去滅絕一個物種都是不合情理和不公正的。

當我看到那些突擊隊員冒著生命危險去保護那些動物的時候,我情不自禁地問自己:怎么樣才能阻止那些殺戮呢?

犀牛滅絕是一個鏈條反應,偷獵者處于鏈條的最低端,直接去從事最血腥的一步。而最有效的保護動物的途徑也許應該是針對消費者展開。如果沒有人購買犀牛角,就沒有交易,就沒有人去雇傭偷獵者去獵殺。如果你讀到了這段文字,那么你就處于這個鏈條的中心,通過傳播這些信息,就可以減少突擊隊員與偷獵者之間不得不展開的暴力沖突。

大自然是屬于全世界所有的生命的,是一種意味深長的存在,沒有大自然就沒有人類,大自然為我們提供了空氣、水和食物,沒有這些,失去了這些我們人類將不復存在。我們人類需要一些反省,要認識到我們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人類要學會在不傷害其他生物生存的前提下來生存。一個物種的滅絕(包括犀牛)很可能意味著一種生態體系的崩潰。

這樣的后果不僅會影響那些生活在非洲自然保護區內和周邊的人們,也會影響貌似與“大自然”距離很遠的人們。對于犀牛的保護來說,我們需要應對那些距離犀牛棲息地很遠的消費者們的消費行為。那些購買犀牛角及相關產品的人這輩子也許也沒有見過生活在大自然中的犀牛,更沒有見過犀牛生活的家園,在這些人心中,很難建立活的犀牛與自己的關聯。

我在野生動物保護區游歷多日,只有一次見到了一頭犀牛,有機會欣賞它有力和優雅的身姿,那一刻,我心中只有崇拜,這種來自遠古的生命,它的祖先在幾百萬年前就開始自由自在地游蕩在我們的星球上。但是,人類只用了幾十年的時間,就幾乎要將這個美麗的生命殺戮殆盡了。希望我們還有機會挽救它們。

我認為,我們每個人都可以以自己的方式成為環保的有機組成部分,可以開展倡導、捐款和參與相關行動。不要被可能性嚇倒,一本書、一部電影都有可能改變你,而跨越大洲只是一班飛機的距離。邁出這一步,你一定不會后悔你的選擇。

在交流過程中,布萊舍斯對提及偷獵者這個詞語是非常謹慎的,也對交流相關信息表示猶豫。基于這種情況,我在這里強調說明,所有關于偷獵者的信息都是我通過其他人和其他途徑獲得的。在交流的最后,我問布萊舍斯:“如果人們想要幫助突擊隊員,可以做什么?”

布萊舍斯回答:“可以捐助來福槍、醫藥箱、交通工具、制服、雙肩背包、帳篷等。這些可以讓我們的野外生活容易一些。”

了解更多信息

■ 如果想要了解更多信息,可以訪問南部非洲野生生物學院的網址:

www. wildlifecollege.org.za/

■ 如果想要捐助給突擊隊,可以訪問下列網址:

www.wildlifecollege.org.za/donate/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上一篇:疫情下的華人“親子戰”: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
 
下一篇:返回列表
 
延伸閱讀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點擊更新 換一個 匿名發表
推薦資訊
南非總統宣布5月1日解除全國“封禁”
南非總統宣布5月1日解
反華輿論不斷,南非華人市議員呼吁同胞維護尊嚴
反華輿論不斷,南非華人
南非經濟學家:疫情“封鎖令”延長將對經濟產生巨大負面影響
南非經濟學家:疫情“封
南非總統:針對新冠肺炎疫情的“封鎖令”延長14天
南非總統:針對新冠肺炎
 
欄目更新

 

  • 今日排行
  • 本周
  • 本月
  • 本周熱評
  • 本月
  • 年度
意甲视频直播大厅云南十一选五直三开奖北京时时彩官方论坛快中彩中奖计算山西体彩11选5投注辽宁十一选五跨度走势图吉林十一选五分布走势图上海快三走势图开奖派四川体育彩票大乐透极速时时彩是真的吗贵州11选5玩法说明股票配资平台皆赞金多多预约甘肃十一选五前三直选走势图快乐10分钟技巧规律江西多乐彩在哪里可以买河南体彩11选5开奖结果保龄宝股票行情